首页 > 小说资讯 正文
拐个傻王爷闯天下主角李欣儿小宝在线阅读完本精彩阅读

时间:2022-03-16 05:11:00作者:小金

立即阅读

《艾若的红楼生活》 小说介绍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leidewen的原创小说《艾若的红楼生活》,主角艾若周瑞家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,书中主要讲述 张氏回大房的路上,也费起思量来,之前贾瑚早产,她伤了身子,好几年都不开怀。为此史氏没少往她屋里塞人,也亏得贾赦对她还有感情,没让 ...

《艾若的红楼生活》 9 验贾赦

张氏回大房的路上,也费起思量来,之前贾瑚早产,她伤了身子,好几年都不开怀。为此史氏没少往她屋里塞人,也亏得贾赦对她还有感情,没让她没脸。不然,她早就被气死了。

今天看看婆婆和王氏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史氏谁也不喜欢,她只喜欢她自己,管家之权算什么,她是嫡长媳,只要她活着,她就不怕史氏能越过她。而二房只怕现在更不讨史氏的喜欢。

当然最重要的是,她觉得现在这个孩子来得太及时了。婆婆和王氏闹成这样,她正愁着怎么把自己摘出来。正好怀孕了,关上门好好养着,谁还能说她什么不成?打定了主意,让贾赦去找老爷子,一是报喜,二是报忧,自己只怕动了胎气,怕是要太太受累了。现在太太心情这么坏……

贾赦又不是蠢,他也是生下来不久,就被祖母抱过去养的。于是小时候难免与父母之间有些隔阂。因为跟祖父母长大,长子嫡孙的,老人难免娇惯一些。于是他的Xing子很有些率Xing而为的意思,不像老二那么装。当然,他堂堂的嫡长子,他本就不用装,从小老太太就教过他,荣府的一切荣耀都是他的。

结果,老太爷,老太太不在了。父母就觉得他碍眼了,各种的不满意,最后归根于他是被老太太惯坏的。贾赦被老爹教训了几次,又说到老太太,贾赦自然不爱听的。顶了几句嘴,于是代善夫妇理所当然的,就觉得他不听话,顽劣不堪。

对比起来,老二就显得多么的听话。于是老二,小时候顽皮成什么样了,现在就没人提了。满府上下,全夸老二好,他不好。他也是有气的,你们看不上我,我就更让你们看不上,越发的乖张起来。

娶了张氏,他的心里总算有了一点安定下来了。觉得这世上,总算有个人是真的爱他的人了。他怎么会为了母亲跟老婆做对?

所以这些年,他的位置很正,老婆永远是对的。老婆一说,于是他马上明白,老婆是怕太太现在心情不好,若说动了胎气,太太只怕又有话说,还是去跟老爷子说说吧。总不能二房惹事,他们着罪吧?

不得不说,张氏这时机其实是选得很好的。代善正在想怎么就发生这事的,他其实已经叫了几个心腹之人,把来龙去脉弄清了。从白天时,王家对史氏的不满,到傍晚时,史氏、贾敏挑着老二去跟老二媳妇闹腾。

事情清楚了,代善本就是难得的明白人。不管王氏,基本上,代善对王氏也没什么印象,只是平日听史氏说寡言少语;听女儿说,是木讷无才,觉得配不上自己家的二哥。代善心里王氏也就是个少言无才之人。但应该是贤惠的,也就没有多关注。

他没想到,一个这样的人,竟然能想到这样的法子,反咬史氏一口?要么是真的木头,不会审时度势;要么就是扮猪吃老虎。无论哪一种,老爷子都不喜欢。

不过,一个媳妇,还是次子媳妇,生了孙子、孙女,她只要不再闹腾了,老爷子还能忍受。但想到史氏,老爷子有点不太淡定了。

综合这些,他不得不想,史氏想干什么了?又想自己是不是把后院的事,全交给史氏就不管,是不是错了。正纠结着,贾赦来了。

贾赦对为他选了好媳妇的老爹,目前还是比较尊重的,非常有条理的汇报起来。

“儿子请了脉息好的王太医,弟妹没事,就是受了点寒,又伤了神,好好静养就好。不可再受风寒、再伤神了。再就是跟老爷报喜,弟妹看张氏脸色不好,请太医为张氏也号了脉,大房又要添丁了。”老大没读过什么书,能把话说清就不错了,也就不能计较他文理通不通。代善反正现在是没力气计较了。

“回头,我让你母亲把当初老太太屋里的那座观音,送到你们屋里去。”代善笑笑,马上打了赏,添丁总是值得开心的。想想,似乎顺嘴说道,“今儿这事,你知道前因后果吗?”

代善这一房人也不少,荣宁街上,老贾家的亲眷还真不少,都是斗争过来的。他现在能想不到,史氏在自己面前说小儿子好,是在上眼药?为什么上眼药?是大儿子真不孝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?无论什么原因,他总得知道,大儿子是怎么想的吧?

“啊?”贾赦一怔,他还真不知道,白天他随着父亲在外面忙活,总不能侄女的洗三,他一当大伯父的当甩手掌柜不是。等回了屋,刚和儿子玩了一会,吃了饭。想和老婆说说话时,这边就闹开了,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

代善点点头,他也老于世故了,自然知道什么人说真话,假话了。老大根本不知道,而大媳妇是他亲自挑回来的,这些年,虽然史氏没少说大媳妇不好的话,但是却也没什么实质的东西出来。想想,大媳妇应该是好的,现在也就更确定了。大儿子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也表示,这些事,大房根本就没插手,这次的事件就是史氏和二媳妇之间的问题了。

“老二去跟媳妇赔不是了吗?”代善对贾赦更温和了,问了第二个问题。

“儿子刚送张氏回房时,还没看到二弟。”贾赦想想老实的答道,主要是他不觉得跟自己有什么关系。所以答得非常爽快。

代善倒没生气了,刚刚在上房,他的心都灰了,现在不过在冷灰上,又加了一瓢冷水罢了。冷冷的一笑,转转手上的板指,直接转换了话题,“初五就上朝了,我想给你在营里补个差事,你看如何?”

“真的?”贾赦一脸惊喜,他读书不成,被老太太也娇惯了,在父母看来,他是文不成,武不就,不过,他这么大人了,总在家里,老婆娘家的兄弟个个都有差事,让他其实也怪没面子的。但他考学的确也不成,但是捐官这事,父亲不做主,岳家都不好说什么。现在父亲主动说了,他自然只有高兴没有反对的。

代善倒没觉得儿子这声有问题,若是平时,只怕还会觉得儿子喜形于色,不堪大用。但是现在看来,至少他还有点真Xing情。代善笑了,虽然这个儿子单纯了一点,总算比老二那个蠢货强多了。

“老爷……”贾赦也是会察言观色的,想想媳妇的话,又觉得不太好意思了,有点讪讪的。